真功夫副总裁承认员工流失率高 “内乱”一时难了     DATE: 2024-04-25 08:41:39

  日前,知名中式快餐品牌真功夫副总裁兼首席财务官洪人刚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真功夫基层员工流失率高达40%至50%,因而加强内部培训显得至关重要。内乱而与这句话相匹配的真功总裁行动则是,4月7日,由真功夫建立的米饭大学在广州正式开学,洪人刚出任米饭大学的第一任校长。

  当然,名为大学,实际上并没那么“大”,据悉,真功夫的夫副米饭大学占地面积约500平方米,教学区包括两个多功能大课室和一个小课室,可同时容纳100名学员上课。真功夫计划在未来5年内培训至少3000名管理人才,与此同时,真功夫每年将陆续投入3000万-4000万元,建立人才发展体系。员工

  有业内人士指出,加强人才培训和降低员工流失率,这似乎还不是流失率高一个层面上的问题。在人员管理方面,投资方今日资本应该能够拿出更好的时难建议。2007年10月,今日资本曾联手另一家风投联动投资,向真功夫注资3亿元人民币,当时的内乱计划是2-3年后上市。

  但也有相反观点指出,对于人员管理,今日资本并不擅长,以今日资本总裁徐新早年投资的真功总裁中华英才网为例,这个专做人才招聘、管理的夫副网站一直以来惨淡经营,员工流动频繁,最终今日资本将中华英才网连同多年积累下来的人才数据库一并卖给了美国一家网站。而当年徐新特别看好的员工张建国,从中华英才网总裁的位置上退下来后,也在媒体的眼中消失了。

  不过,对于真功夫而言,情况可能有所不同,一是流失率高人员流动频繁的确是餐饮行业的特点,二是真功夫高层股权的纷争加剧的这一特点。对于后者,可能是时难今日资本在投资前的尽职调查中所难以料到的。

  尽管蔡达标是内乱真功夫的董事长,但是在真功夫公司内,还有一个与他持股量一样的“敌人”,这个“敌人”曾经是一同创业的战友,也曾经是他的亲人,他的名字叫做潘宇海,作为“真功夫”创始人之一,除了是出资额占注册资本总额37.61%的大股东外,还是蔡达标前妻(原配)潘敏峰的亲弟弟。2006年9月,在蔡达标要求下,结婚15年的真功总裁蔡达标与潘敏峰协议离婚。为了争到儿子的夫副抚养权,潘敏峰放弃了其持有的公司25%的股权。从此,蔡氏和潘氏对于公司控制权的暗斗也就开始了,2年半之后,就在真功夫跃跃欲试准备上市之际,双方矛盾达到最高峰。

  2009年3月,贵州籍女子胡某在广州街头召开新闻发布会,自称是“真功夫”总裁蔡达标的“二奶”,相处11年且生下儿子,2006年分手,要求蔡支付5000万元抚养费。随后,蔡达标的前妻潘敏峰又指出,蔡达标“二奶之外还有三奶”。

  2009年4月,潘敏峰状告蔡达标重婚,索回25%股权。

  2009年6月2日,潘宇海向真功夫发出《审计通知书》,声明依据公司章程规定,其将指定会计师事务所对真功夫账目进行审计,要求提供相关材料、场所及设施。对此,真功夫复函称,“聘请会计师事务所对公司财务状况进行审计系公司董事会之职权,首先应由董事会通过法定程序表决通过及批准”,并以目前办公场地及财务人手不足为由拒绝审计要求。

  2009年7月23日,真功夫大股东潘宇海将真功夫告上法庭,要求履行公司股东知情权,并请求法院查封该公司2007年7月至2008年12月的财务报告、财务账册以及会计凭证。而2007年7月,正是“真功夫”由其前身“168蒸品店”变更登记的时间。

  2009年8月11日,潘敏峰、潘宇海的妻子窦效嫘闯入真功夫位于广州天河北祥龙花园祥辉阁的财务办公室,抢走重要财务资料。

  2009年8月12日,潘敏峰、潘宇海的哥哥潘国良被潘宇海任命为公司副总,但是蔡达标以“未经公司董事会认可,私自委任,违反了《公司章程》”为由不予批准。在潘国良意欲进驻真功夫总部时,遭到总部工作人员的阻碍,次日,潘敏峰和潘宇海的妻子、董事会监事窦效嫘及潘国良再次来到公司总部,与总部工作人员争执长达5小时。

  2009年8月15日,真功夫公司针对潘宇海、潘敏峰及窦效嫘冲击公司的行为发表谴责声明,同时向各股东发布一份董事会决议。

  2010年2月10日,广州天河法院作出判决,判定真功夫拒绝大股东查账审计属于违法,要求真功夫将财务报告、财务账册、会计凭证、银行对账单提供给大股东潘宇海委托的会计师事务所进行账目审计,并提供不少于10平方米的办公场所。对于该判决,真功夫不服,随后提起上诉,表示任何股东行使审计权,均不得违背股东的法定知情权,并应维护全体股东利益,不得以损害公司正常经营管理为代价。

  15年前,当蔡达标与潘宇海在107国道边开张第一家168蒸品店时,估计谁也没有想到会有今天的不共戴天,否则潘宇海也不会让蔡达标迎娶自己的姐姐,把合作伙伴关系上升为姐夫与小舅子的关系。15年后的今天,蔡达标和潘宇海两位创始人分别持有真功夫47%的股权,换言之,即便是不同戴天,谁想让对方出局都很困难。

  《孙子兵法》云:“上下同欲者胜”,对于创投机构今日资本而言,这样离心离德的创始人团队显然不利于取胜,而大股东潘宇海执意要求对真功夫的财务账目进行审计,也自然会引发上市监管层的特别留意。显然,在两大股东握手言和之前,贸然上市只能是自找麻烦。

  对于真功夫的内斗,深创投北京分公司总经理刘纲表示,“在中国的创业环境下,家族企业在创业成功后产生纠纷的几率非常大。当公司的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价值观和利益不一致时,内斗似乎在所难免。”此外,刘纲还指出,“创业团队股东之间是否能形成协作是VC考虑投资某一家企业的重要原因。一旦VC进入企业,当股东在企业发展的过程中产生冲突时,VC应该及时协调,支持有能力保持公司持续向好经营的一方,同时也要支持另一方对于公司财务状况的知情权。”

  如今,刚入不惑之年的蔡达标正在双线作战,一边在打官司,一边在加速扩张。截止发稿时,其官方网站上显示,真功夫在全国的直营店已经达348家。据蔡达标介绍,今后两年计划总计再开约200家店,需要花费3亿元。换言之,平均每3天,就要新开一家店,每家店投资150万元。对于这样的扩张计划,显然当初引入的风投资金是难以支撑的,而仅靠快餐部分的利润滚存,也是杯水车薪。因此,有分析指出,真功夫的资金链已经趋紧,不论是否上市,融资都是刻不容缓。

  但是,如何能解决资金问题呢?就在两大股东对簿公堂之际,今年年初,真功夫和天行国际执行董事蔡朝晖及华脉通信公司组成联合财团,竞购在香港上市的面临清盘的福记食品。福记食品于1999年由魏东与姚娟夫妇创立,是内地最大送餐服务供货商福记食品,2004年在港上市,2009年10月因资金链问题向香港高等法院提出清盘申请。尽管最终因为价格等原因,真功夫没有如愿得到福记食品,但是真功夫的这种动向,被坊间认为是寄望于“借壳上市”。对于该观点,真功夫董事长蔡达标表示,“真功夫应该不会买壳上市,因为我们有足够的能力一步步让自己上市,只是目前上市融资能融到20亿-30亿元,用处也不大。真功夫最佳的上市窗口是达到1000家分店的时候。真功夫目前分店数约为350家,今年计划开80-100家新店。3-5年后,将达到800-1000家的水平。”

  按照蔡达标的计划,真功夫上市最快也要三年,对于这个时间,蔡达标还有另一种考虑,“在这个时间内,我有信心能最终解决股权问题”。

  就在真功夫开办自己的“米饭大学”的前一周,麦当劳刚刚将其大中华区的汉堡大学从香港搬迁至上海,洋快餐和中式快餐对于餐饮人才的争夺可见一斑。如今,麦当劳在中国的门店有1200家左右,肯德基的门店有2600家左右,相比之下,成立16年的真功夫已拥有348家门店,扩张速度不可谓不快。但是,这样的扩张速度却让人不免想起当年的“红高粱”, 1995年,乔赢创办中式快餐品牌“红高粱”,在中国喊响“哪里有麦当劳,哪里就有红高粱”的口号。在京城著名的王府井(600859,股吧)大街上,“红高粱”的分店距离当时生意最好的麦当劳分店,仅仅50米。如今,那家麦当劳分店依旧是熙熙攘攘,“红高粱”却不知所终。

  不过,有一点相同的是,麦当劳创始人克劳克是离异,红高粱创始人乔赢是离异。当然,真功夫的创始人蔡达标、潘敏峰夫妻也是夫妻反目,此外,九头鸟餐饮的创始人周铁马、芦细娥也是分道扬镳。这似乎已经成了餐饮业创业者的怪圈。

  在创投圈里有句话,投资就是投人,其实,这话尚不完整,对于一个家族企业而言,投资就是投家庭、投家族,如果家庭不和谐,企业的发展也会蒙上阴影,所谓齐家治“企”平天下。